当前位置:小手工制作视频大全_漂亮小手工艺品制作方法高清视频生活手机定位监控婚姻千疮百孔
手机定位监控婚姻千疮百孔
2023-01-07

有的女人害怕男人婚前“乱搞”就会在男人的手机里植入可追踪其日常行动轨迹的软件,这样就方便掌握他的动态了,殊不知这样的安全隐患很大,对于爱情来说。

2007年5月17日快下班时,孙芸接到大学同学张俐的电话。在芜湖工作的张俐告诉孙芸,她来合肥办事,要孙芸去明珠大酒店会面,有要紧事商量。

下班后,孙芸开车来到明珠大酒店。她刚从车里出来,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,原来是早年的邻居孟姐。孟姐突然说:“孙芸,你和陈明没分手吧?”孙芸被问得没头没脑,正要仔细询问,孟姐却说:“不说了,没事,改日再聊。”

见到张俐后,孙芸得知,张俐的丈夫与一个合肥的女人相好,她今天来,就是要孙芸协助她把丈夫与那个女人逮个现行。

原来,几个月前,张俐查实老公和合肥一个女人关系暧昧,她和丈夫大吵一场,结果丈夫保证不与那个女人来往。张俐不信,就在丈夫手机里悄悄装上了一枚芯片,就是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。

这次,张俐丈夫来合肥出差,告诉她住在长江路上的一家宾馆。张俐通过卫星定位查询,结果却显示丈夫处于明珠大酒店附近……

5月19日,陈明去了上海,孙芸约孟姐来家。孟姐吞吞吐吐地说:“我表妹是一家茶楼的服务员。她告诉我,陈明不止一次和一个女人进茶楼包厢。”

孟姐走后,孙芸越想越觉得不对劲:以前,不论忙到多晚,陈明都要赶回家;可近一两个月,他经常要到半夜才回家,有时干脆夜不归宿。

不安中,孙芸想到了张俐的举措,她决定在陈明的手机里也装上一枚芯片。

5月28日凌晨两点,孙芸断定陈明已睡熟,悄悄把芯片装进了陈明的手机。

第二天,孙芸拨打了卫星跟踪电话。不一会儿,孙芸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:手机用户现位于合肥市黄山路二中附近。正是陈明公司所在地。孙芸一个电话打到陈明办公室,陈明果然在。

6月1日晚11点多钟,说是在外招待客人的陈明还没到家,孙芸拨打了卫星跟踪电话,电话报告陈明在公司。孙芸驱车朝陈明公司赶去。

在路上,孙芸再次拨打卫星跟踪电话,这次反馈的信息显示陈明已在家。孙芸很快回到家。陈明说:“饭后,客人要看一个材料,去办公室坐了一会儿……”陈明说的与电话侦查的吻合,那晚,孙芸睡了个好觉。

6月9日上午,陈明说去滨湖新区看一个同事。陈明走后,孙芸不放心地拨打了卫星跟踪电话。三次电话,三次反馈来的信息都说陈明正在长江中路。孙芸想,陈明莫不是在孟姐说的长江中路那家茶楼?孙芸驾车直奔茶楼。推开包厢房门,陈明正兴高采烈地向坐在对面的女人比画着什么。他见孙芸站在门口,笑容一下子僵住了。孙芸转向那女人:“我是陈明的妻子,现在有点急事要与他商量,你是否可以离开一下?”

女人离开后,陈明说,原来他与同事已快到滨湖新区了,他初中的一个同学从韩国回来,有要事商量,他就匆匆回市里了。陈明不解地问:“你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孙芸没理睬陈明的疑问,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上班、带孩子、操持家,而丈夫却在外面和女人聊天甚至偷情,她忍不住大哭起来。

陈明不想将事情闹大,轻轻拍着孙芸说:“你不要这样疑神疑鬼的,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孙芸和陈明安安静静地过了一个多月。可一个月后的一天,孙芸彻底砸碎了自己的婚姻。

8月6日下午,天下起了大雨。陈明早上上班没带伞,孙芸下班后开车来到陈明公司附近准备接他。恰巧,陈明出来了,一个女人在旁为他打着伞。孙芸一看,就是上次在茶楼碰到的那个女人。陈明与那女人上了公司的车。孙芸开车跟在那辆车后面,但很快跟丢了。

孙芸拨打卫星跟踪电话,结果显示陈明在长江中路附近。孙芸断定,陈明与那女人进了那家茶楼。

孙芸叫上弟弟一起去了茶楼。弟弟上去就给了那女人一拳,孙芸边骂边重重地扇了那女人两耳光。陈明大声呵斥:“孙芸,她是我们公司从韩国请来的贵宾,你还不住手!”

陈明说,这个女人叫韦薇,是他的初中同学,毕业后随哥哥去了韩国,这次回国是代表她哥哥的公司准备和陈明所在的公司合作开发项目。陈明被老总指定接待韦薇,工作之余,陈明带韦薇在合肥转转,喝喝茶,吃吃饭。

韦薇既愤怒又厌恶地看了孙芸一眼,拿起陈明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要拨110,被陈明阻止。韦薇气得使劲一掼,手机落在地上被摔得四分五裂。心虚的孙芸一眼就看到手机里的那枚芯片,一把抢来握在手中。陈明还没有回过神,韦薇已看得清清楚楚,她问:“陈总,你妻子干吗拾起你那GPS芯片抓住不放?”“啊?那是卫星定位手机的芯片?”陈明这才明白,原来自己一直都在妻子的监视中。

事后,陈明一个星期没有回家。孙芸借口孩子有病去找陈明。陈明没好气地说:“离婚协议都准备好了,就等你签字。”孙芸傻眼了:“我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呀!”陈明愤怒地说:“生活在一个人的监视下,你觉得这样在一起还有意思吗?”

此时,孙芸追悔莫及。然而,事情已无法挽回。

如果一段感情出现破裂,一方通过一种方法来监视这种爱情,一旦被对方知道,后果可能比现象中的更严重。因此我们不建议采用。